“建”多识广
建筑师的梦魇──华特 • 迪士尼音乐厅 3
  • 友善列印版本

    07/2017

    文:高级经理(成本及监控)张宇翔

     

    如果西班牙的毕尔包古根汉美术馆(Guggenheim Bilbao)标志着法兰克 盖瑞(Frank O. Gehry)成为举世知名建筑师的重要里程牌,那么华特 迪士尼音乐厅(The Walt Disney Concert Hall)可说是其建筑师生涯的一大梦魇。

     

    1987年,华特 迪士尼的遗孀莉莉安 迪士尼郑捐出5,000万美元在洛杉矶建造一座以其丈夫命名的音乐厅。盖瑞的设计以层次丰富、自由流动的外墙造型配合一众围绕建筑物的开放式花园赢得莉莉安的青睐,一举打败一众著名建筑师,包括来自德国的哥特佛伊德 波姆、普立兹克建筑奖得主汉斯 豪莱及英国后现代主义建筑大师詹姆斯 斯特林等,正式在这个已经居住了近半世纪的城市建造其首个大型项目。

     

    然而,项目在1994年全面停顿。原本计划在1993年落成启用的音乐厅工程进度严重落后,单单在1992年展开的地库部分,就花费了1.1亿美元,超出了原本整个项目的建筑预算!另一方面,项目也面对募款困难、施工方不解设计及施工难度、错误鉴定陈述预算等一系列问题,使项目停滞不前。而莉莉安捐出的5,000万美元原先预计可以支付项目一半的开支,但到1994年停工时,就预计只能支付总施工成本的四分之一。

     

    当时,华特 迪士尼音乐厅工程超支四倍,盖瑞正面对丹麦著名建筑师约翰 伍重(Jøhn Utzon)的困境。伍重因设计雪梨歌剧院(Sydney Opera House)而一举成名,虽然其设计蓝图原先被认为绝不可行。但项目最后仍在1972年完工,耗资了1.02亿澳元,是原本预算的160倍!当时,雪梨政府曾经叫停了建筑工程,并扣起了伍重的薪金,他因而在歌剧院完工前愤而辞去建筑师一职,并再没有踏足澳洲国土。遗憾的是,一个能设计出被称为世界七大新奇迹的建筑师,自此再没有另一份世界级代表作。(注:保守估计,现时雪梨歌剧院为澳洲带来每年近10亿澳元的经济效益。) 

     

    时间回到1992年,就在迪士尼音乐厅的进展陷入长期胶着的同时,盖瑞被委托设计位于西班牙的毕尔包古根汉美术馆。美术馆的设计与华特 迪士尼音乐厅相似,它们均有如波浪起伏的外观及不规则的室内空间。由于不希望音乐厅的悲戏重演,盖瑞决定在是次的设计中借用法国航天计算机软件CATIA,自己制作精确的施工图,不需要施工方猜估设计也可让建筑师紧贴及监察每个工序,避免过程中发生不必要的误解。最终,美术馆不但如期落成,并比预算的1亿美元节省了300万美元。古根汉美术馆成功将毕尔包变成了世界级旅游热点,名震天下,帮助原以依赖工业为主的毕尔包成功转型。美术馆的成功更令洛杉矶政府再次重启华特 迪士尼音乐厅的工程,迪士尼家族再次慷慨解囊及支持盖瑞继续参与工程直至完工。最终耗资2.74亿美元的音乐厅在2003年正式对外开放。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