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期焦点
专访陈启宗 53
  • 友善列印版本

    04/2018

    董事长陈启宗先生自1991年起亲笔撰写年报内的《致股东函》(函件),一直开诚布公,将公司的业务发展策略,以及自己对香港、内地和环球经济的看法,一一收录在函件内,与读者分享。 为了更深入剖析最新一份函件的内容,并了解陈启宗更多独特的想法和见解,《连系恒隆》安排了一次访谈,邀请他阐释部分重点。

     

    恒隆的传承与未来

    "这间公司将来的接任人一定比我们幸运。"

     

    陈启宗去年首次谈及管理层继任的安排,并于今年3月宣布委任新行政总裁的消息。

     

    他在本年函件中表示"需要委任更多年轻和深谙科技的人士加入董事局",当问及所指的是不是即将加入恒隆的卢韦柏先生,他回答:"Weber(卢韦柏)虽然只有47岁,但他在P&G(宝洁香港有限公司)、Coca-Cola(可口可乐中国有限公司)、花旗银行有廿多年的管理经验,是相当成功的。 我认为这(管理经验)对公司很重要。"

     

    说着,陈启宗回想起公司在2010年时的营运状况:"今日的情况与2010年有很大分别,公司内部当时有极大的不确定因素,今日的相当小。"陈启宗所指的不确定因素,除了管理层变动外,还有公司的业务在八年间发展至内地八个城市,他续说:"公司增加了很多物业,起楼多了,租務又多了,营运不确定性极度高,(2009、(2010、(2011,那两、三年最不稳定。 Philip(现任行政总裁陈南禄先生)带领下的过去八年,(我们)做了很多基础工作。"

     

    随着恒隆大部分项目的先后落成,公司的营运策略已由"买地起楼"及与租户联系(B2B),转为重视管理和营运、客户服务和与顾客联系(B2C)的租赁业务,故公司将来的领导人一定要在管理方面表现出色。提到这一点,相信大家都想知道,陈启宗期望"新拍挡" 卢韦柏和陈文博—— 将会为公司带来怎样的改变。

     

    "他们(卢韦柏和陈文博)比较幸运,最'不幸'的就是PhilipNelson(袁伟良先生)的年代都是困难。 "陈启宗续说:"卢韦柏、陈文博,他们要做的,就是将这架车(恒隆)做到世界级,可以去F1方程序。回顾去年4月,陈启宗亦曾在《连系恒隆》的访问中表示,只要把车调校得好,不仅可以省油,更重要是可以减低磨损,并一直行驶畅顺,拿取一级方程序赛车大奖。

     

    过度自由的影响

    "鲜有人有挺身敢言的道德勇气,去指出大众普遍认为是对,但事实上明显是错的事情。"

     

    陈启宗认为,这正正是"现代奴隶思想"。他以往曾经提出过,可能引致世界大乱的八个原因(自然灾害、气候变化、流行病、恐怖主义、网络战争、战争、经济崩溃、科技发展带来的不能预知后果),当被问到"现代奴隶思想"会不会是第九個原因时,他表示:"不是,它是隐藏在八个原因背后的推动力。"

     

    陈启宗口中的"现代奴隶思想"是由于"过分自由"而起的,他在本年的函件中指出,"任何人胆敢道出忌讳,指出我们已有足够甚或太多自由,均会受大众遣责。在这方面,我们似乎没有自主思考和自主发声的自由,思想和言论由社会规范。人人必须完全政治正确。"这套思想不仅在中国出现,在西方社会更加"来得更隐晦却更有力"。他认为"东方社会大部分人即使顺应社会风气而行,又或许被政府潜移默化,心底裏却明白自己可能是错的。在西方社会,大部分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是错的。"

     

    "我不是反对自由思想,而是反对过度自由思想。"

     

    陈启宗进一步解释:"假如团体社会中的人想要越来越自由的生活方式,而体制却越来越权力分散,人的思维过度自由,就会失去平衡、制衡。"他认为,当自由思潮一旦过度,出现太多自由,就会变得难以管制,成为可能引致世界大乱的八个原因的背后动力。 陈启宗续说:"我不是反对自由思想,而是反对过度自由思想。"

     

    谈及"自由思潮"对"资本市场"的影响,陈启宗认为"太多自由"是令环球市场有机会再次出现动盪的其中一个原因(另一个是"资金过剩")。

     

    他表示,当过分发展的自由思潮应用到资本市场上,就会变成愈大愈好、愈快愈好、愈多愈好、愈自由愈好,及至没人能管制的地步,变成"冇王管"(广东话俗语)的"怪兽"。

     

    中国与美国的平衡局势

    "现在世界只有两个经济体、两个国家有综合实力 ── 美国和中国。 "

     

    翻看去年的函件,陈启宗曾说中国高达2.1米,而美国则是2.3米。一年已过,被问到这个差距有没有改变时,他说:"距离会愈来愈近。 "

     

    当问到会否预计中国有一天高过美国时,陈启宗表示:"我看不容易。"他续说:"只要不打架就可以。中国强大是对世界好,因为大家(美国和中国)就不想打‧‧‧ ‧‧‧ 这是好事,不是坏事,世界平衡一点。"他指出,世界现在只有美国和中国是有综合实力的经济体,而由廿多个国家组成的欧盟总是有很多"裂缝"、"裂痕",不容易联合行动。

     

    "我们不怕黑天鹅,甚至可以说:'来也不错'。"

     

    在今年的函件中,陈启宗说中国的体制易于出现"黑天鹅",而政府政策出了乱子更会令他"彻夜难眠"。 对此,陈启宗笑着响应:"这件事又不至于会(使我)彻夜难眠‧‧‧ ‧‧‧ 西方人喜欢说What keeps you up at night? 中文翻译就是彻夜难眠,要不然该怎样译?"

     

    中国的经济虽然存在不能遇见的情况,但陈启宗对恒隆的前景仍然很乐观,并认为投资内地是正确的决定。他说:"台湾有三分之一的经济体是灰色经济,在当地做地产难以成功;香港虽然市道良好,但投资者和资金都多;在内地,懂得经营商业房地产的内地公司不多,反而香港公司却有几间。考虑全部因素之后,在内地做高档商业房地产是一个很可以接受的风险。"

     

    至于"黑天鹅"问题,陈启宗认为只要能妥善管理财务,基本上就没有问题,他更说:"黑天鹅来可能是好的,说不定是买地的机会。"

     

    陈启宗于2015年开始,加强中期报告的《致股东函》的内容,好让股东及投资者能更适时了解公司的发展和策略,但这并不表示会削弱年终报告的内容。2017年年报内的《致股东函》,陈启宗便就零售销售的市況、中国的经济发展,以及环球市況作出深入分析。 而今次的访问内容,只是就着当中几点与陈启宗一起更深入探讨。读者可到恒隆网站,详阅新出版的《致股东函》,以了解陈启宗的个人想法。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