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多识广
体验建筑 17
  • 友善列印版本

    05/2018

     文: 高级经理成本及监控张宇翔

     

    彼得卒姆托(Peter Zumthor)设计的建筑关乎体验。

     

    他表示:"对我而言,建筑物常展现美好的沉静,我将之与沉稳、自证、恒久、存在、完整,以至温暖和感性等特质连系。这样的建筑物,其存在是作为建筑物本体的存在,而不是作为任何事物的再呈现,它是纯粹地作为建筑物而存在。我尝试为物料赋予一种超越所有构造法则的神韵,而其触感、气味和声音特质,都只是我们不得不使用的语言元素而已。当我成功就自己设计的建筑物所用的物料传达某种只能透过这单一建筑物传达的特定意义时,神韵就应运而生。"

     

    这位享负盛名的瑞士建筑师分别于20092013年荣获普立兹克奖(Pritzker Prize)和英国皇家建筑师协会皇家金牌(RIBA Royal Gold Medal)。自1979年起,他在瑞士阿尔卑斯山脉的小村庄哈尔登施泰因的一家由谷仓改建而成的工作室内从事建筑设计。纵然蜚声国际,他仍慎选工程项目,至今参与过不足20个项目,令媒体将他形容为作风神秘的隐世高人。不过,这无阻业界和建筑爱好者对其设计"趋之若鹜"。其作品并不在乎所谓"建筑风格",亦不受制于行内潮流,卒姆托自言:"我对建筑物的象征意义或作为概念载体并无多大兴趣。"其建筑关乎"体验建筑物本身,并非其背后的理论",而其笔下的项目往往流露更深沉的感性和诗意。

     

    卒姆托于1943年在巴塞尔附近某个信奉天主教的柜匠大家庭出生,15岁时成为木匠学徒。在这段影响其一生的早年岁月里,他向父亲学习手工造诣,以及"如何一丝不苟且绝不妥协"。他于1963年入读包浩斯建筑派系(Bauhaus)的艺术工艺学院Kunstgewerbeschule,学习"一切有关设计的基础知识、绘图和观察的技术;将色彩、空间和负空间糅合的工艺;练习对形体、线条和平面的掌握"。1966年,他迁居纽约市,在普拉特艺术学院修读工业设计。他在两年后返回瑞士,并在格劳宾登州的古迹保育署从事保育和修复工作。他在木家具制作和工业设计方面的造诣,以及从事古迹修复工作时对可建性和物料的深入了解,均对其个人作品带来显而易见的影响─他透过细节、对空间特质的处理和质朴物料的运用,力求创造具感官和实验性质的建筑。

     

    卒姆托曾于文章中描述其姨母的寓所:"偶尔,我几乎能够感受到握住某个门把的触感,那是一块形如汤匙背面的金属。那个门把对我而言是一个独特的符号,象征着我已进入氛围和气味截然不同的世界。我记得脚下的砾石所发出的声音、打蜡橡木梯散发的柔和光线,还可听见厚重的大门在我身后关上的巨响‧‧‧ ‧‧‧ 这些记忆是藏在我意识深处的建筑体验。每当我埋首于建筑设计时,它们就是我探索建筑氛围和形象的灵感泉源。"

     

    卒姆托的许多作品均位于距离其办公室一小时车程的范围内,当中最广为人知的作品,是工作室附近的瑞士瓦尔斯温泉浴场。它建于山腰,由一系列面朝瑞士阿尔卑斯山脉、形如山洞的浴池组成,布局宛如迷宫,厚重的外墙由精心切割的条纹石板砌成,略带墨绿色调,宏伟的气派与周围的环境相映成趣。各个浴池的位置均别出心裁,展现不同的尺寸和高度,鼓励游客探索和体验,发掘个中惊喜。正如卒姆托所言,这幢建筑体现了对"未知空间的渴望"。这个温泉浴场是酒店建筑的附加设施,自1996年开幕以来,每年均吸引逾40,000名游客到访,令一度破产的酒店走出低谷。

     

    近年,卒姆托参与更多国际项目,当中最著名的是美国加州洛杉矶县立艺术博物馆(LACMA)的扩建项目。一如卒姆托大部分建筑项目,这项工程设计需时。项目于2013年首度曝光,规模达37,000平方米,斥资6亿美元,初步订于2023年竣工。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