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團資訊
陳啟宗在「陳曾熙先生肖像揭幕儀式」的演辭全文 333
  • 友善列印版本

    07/2015

    恒隆集團創辦人陳曾熙先生家族成立的晨興基金會,去年趁美國哈佛公共衞生學院成立一百周年,承諾捐助三億五千萬美元予學院,支持該院的科研工作。學院亦正式更名為「哈佛陳曾熙公共衞生學院」。陳曾熙先生的長子,現任恒隆集團及恒隆地產董事長陳啟宗於今年五月出席學院的陳曾熙先生肖像揭幕儀式時,發表了以下講話,緬懷父親的生活片段。

     

    演說資料

     

    主旨: 陳曾熙先生肖像揭幕儀式

    日期: 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七日(星期三)

    時間: 下午三時至四時

    地點: 哈佛陳曾熙公共衞生學院Kresge Atrium

     

    我謹代表家人,感謝各位蒞臨今天的肖像揭幕儀式。去年九月八日,當我們在此宣佈向哈佛作出捐贈時,有些來賓已見過家母。當時她九十四歲,現已年屆九十五,我想在此跟各位說,家母身體仍然十分健康。她很抱歉今天未能與大家共聚一堂,因為先父創辦的恒隆集團下周將會與日本企業白洋舍在香港慶祝合作五十周年紀念。逾半世紀前,家母間接把這家東京公司介紹予先父陳曾熙先生認識,隨後雙方合作無間,見證了五十嵐家族五代人和陳家四代人的珍貴友誼。時至今日,儘管恒隆白洋舍只佔我們公司的總利潤不到百分之零點三,但我們仍會繼續經營下去。因為,我們一家向來重視友誼,對這份世交至誼更是特別珍而重之。

     

    從今天起,大家步入這座大樓時,都會看到先父陳曾熙先生這幅傳神的肖像。或許有人會問:「這位先生究竟是誰呢?」先父為人低調,儘管他在香港社會有相當的知名度,但當他於一九八六年溘然而逝時,香港報章卻無法找到他任何照片。由於秉承他的遺風,我也從未公開談論過他。但是,現在本院既以陳曾熙先生命名,也許我今天略作數語也是恰當之舉。況且,這可能也是各位唯一一次聽到他的事蹟。

     

    陳曾熙先生為人品德高尚。在世上,有些人擁有財富,有些人懷有品德。一般而言,有品德者不太有財富;而令人遺憾的是,反之亦然。但是,也有少數人兩者兼備,陳曾熙先生就是其中之一。

     

    陳先生其中一種美德,就是深曉金錢的價值。他和所有商人一樣都喜歡賺錢,但他所賺來的金錢並不是用作自我吹捧或個人享樂。事實上,他生活簡樸,並打算要把所有財富回饋社會。因此,當他在離世前數星期對我說,想給我們兄弟三人各自留一點遺產時,我實在感到很詫異。因為我幼承家訓,從來不抱這種想法。當時,我向家父表示感謝,但卻認為無此需要,因為他已經給我們提供優良的教育;更重要的是,他的言行身教給了我們堅實的德育。我已擁有所需,足可應對人生的種種,但我不能為兩位弟弟代言,故得徵詢他們意見。高興的是,他們都同意我的想法。如是者,我們一家最終決定,逐步將他的財富悉數捐出,而這次的捐贈只是其中一步。

     

    接下來,我會談談先父其他品德。儘管這只是一些日常瑣事,並不怎麼驚天動地,但我相信當中的品德精神值得與各位從事公共衞生專業的來賓分享。

     

    陳曾熙先生是個正直的人,堪稱高風亮節。記憶之中,我從未見過先父在家設宴或款待官員。在當年貪污成風的歲月裏,能把持得住的商界領袖實在鳳毛麟角。他是極少數打從創業(創辦恒隆)起一直潔身自愛的人。 時至今日,當我駕車穿過香港市區時,我發覺我們企業可能應該有更宏大的發展,只因為家父堅守原則而失之交臂。 對一個抱有鴻圖壯志的商人來說,要放棄良機,是殊不容易的;但先父因而保住了良心,每晚都睡得很好。

     

    陳先生是個富有同情心的人。看我的個子,你會訝異先父竟是個身形魁梧的人。他昂藏六呎,身強力壯。年輕時,他身在中國,當年那些四、五層高的樓房都沒有升降機,據知他經常自告奮勇,背起生病的親友爬上許多梯級。他隨時準備就緒,向有需要的人伸出援手。

     

    陳先生一直待人以敬。在他去世前約一星期,家母和我大清早把他送往醫院,那是他最後一趟離家。當時,我跟司機坐在車的前廂,先父與家母坐在後廂。當車駛離我們的寓所時,家父用微弱的聲音問我:「啟宗,你為何不跟管理員打招呼?」幸好,家母見到我其實有跟管理員揮手,於是就為我向家父解釋。這位堅持原則的強人,縱然奄奄一息,仍然不忘督促兒子要尊重每一個人。

     

    謙卑是陳先生的另一項美德,他從不認為自己比別人優越。在他離世後約二十年的某一天,我應一位銀行董事長之邀到他的私人宴會廳見面。先父曾於一九五零年代初在這家銀行工作,領班侍應見到我時十分高興,對我熱切非常。他告訴在場所有人,他最初加入銀行當侍應時,認識了當時任職初級主任的先父,銀行上下沒有人比先父待他更好。許多年後的某一天,當時先父已是知名富商,這位侍應逛街時,聽到有人大聲喊他的名字,向他熱切問好。原來,我謙虛的先父,從未忘記他的這位故友。

     

    陳先生是個慷慨的人。正如舍弟樂宗在公佈這筆捐贈時指出,年輕人為了進修求學,請求施援,家父從不拒絕。我知道一件趣事:二次世界大戰時期,家父的朋友到訪我家,家父留意到友人手上沒有戴上腕錶,便脫下自己的腕錶給他。大家要知道,那是百物短缺的年代,更何況家父也非常喜愛那精緻的腕錶!

     

    陳曾熙先生是個體恤的人。一九七零年代,他造訪現在以他為名的哈佛公共衛生學院之後,隨即前往三藩市,住在老朋友黃先生家中。他對黃先生說,兒子在哈佛攻讀博士學位,固然令他自豪,但也令他耿耿於懷:「為何樂宗要拿大學的錢讀書?我們負擔得起嘛,這豈不是搶去了貧困學生獲資助的機會!」我們要諒解,他分不清研究金和獎學金的差別,但由此可見,他是多麼體恤和關顧別人!

     

    尚有一點:陳先生是個非常專一的人,對生意和家人忠貞不渝。先父只有一個妻子和三個兒子,每天都回家吃晚飯,很少交際應酬。由於他個子高大,為免身體超重,他每天只吃魚和蔬菜,以及只可吃少量紅肉。不過,他也有「不良嗜好」:愛吃芝士。任職護士的家母,除了為鄰家小孩注射疫苗之外,也用心照顧父親的健康。她把家裏的芝士收藏起來,於是父親便把芝士收藏在辦公室。每次他給我嚐一塊時,我都開心不已。所謂「有其父必有其子」,如今我也沾上這個「不良嗜好」,仍舊愛吃芝士!

     

    今天,我們聚首一堂,為已故的陳曾熙先生的肖像揭幕。我要感謝傑出畫家Ray Kinstler先生,他為我們創作如此出色的作品。中國人有句說話:「相由心生」,這句話確實頗有道理。可以見到,Kinstler先生的精湛畫作,把一個品格高尚、心地善良的人活現出來;陳先生的種種美德,在這幅優美的肖像中表露無遺。

     

    我亦要感謝Julio Frenk院長,安排這幅肖像創作,讓它從今懸掛於此,留存後世。最後,我再次感謝各位蒞臨增光。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