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多識廣
世界博覽會與當代偉大建築(三) 42
  • 友善列印版本

    01/2016

    文:大連項目副總經理張宇翔

     

    打從水晶宮在首屆倫敦世界博覽會(世博)「面世」後,每屆世博都成為主辦及參展國家展示劃時代工業、技術、建築、科技的重要舞台。不過在兩個世紀交替的時刻,這種「世博文化」卻有所改變。二零零零年在德國漢諾威舉行的世博「反樸歸真」,以「人.自然.技術」為主題,強調環保與生態對地球萬物的重要性,也探究未來可持續發展和資源保護的議題,因此各國展館紛紛添上「綠色」元素,其中由荷蘭著名的MDRDV建築事務所設計的荷蘭館,更成為是次世博的焦點。

     

    荷蘭館備受注目的原因,是建築師以摺疊建築的樣式,設計成有如「三文治」的塔樓,整個建築在外觀上仿佛被去掉牆壁的大廈,五個樓層都暴露在外;連同天臺在內,展館亦分成六層微型生態系統,頂層設有自給自足的風力發電系統和水循環系統,分別供應下層照明及花園灌溉之用。展館向世人展示了建築師如何以現代技術突破荷蘭幅員狹小的地理條件,充分利用現有的土地,也從大海爭取更多發展空間;同時透過建立微型生態及自主能源系統,來達到人與自然和諧發展的境界,亦藉此證明就算在人口密度高的城市亦可享有優質的生活質素。

     

    原來早在一九九二年,亦即在籌辦漢諾威世博之初,前美國總統科技顧問威廉.麥克唐納與德國化學家邁克爾.布朗嘉特共同為這次世博撰寫了「漢諾威原則」,提出在建築設計時必須考慮到可持續發展方向以及對環境和社會的影響。這套原則不但成為漢諾威世博的倡導思想,也帶出了人類與自然在可持續的條件下共存的觀點,為可持續發展理念奠下里程碑。

     

    無疑,這場在千禧年六月一至十月三十一日舉行、歷時一百五十三天的世博為人類探索未來提供了重要線索,也為未來的發展指明了方向。是次世博共有五十一座展館,並吸引了超過一百八十個國家、地區及國際組織參展,不過參觀人次僅有一千八百萬,遠遜於預期的四千萬,入場門票的銷售額亦遠比預期低,因此最終錄得龐大赤字,而德國政府最後亦必須動用稅收來償還債務。

     

    恒隆一向強調及支持可持續發展理念,並致力為所有新發展項目取得由美國綠色建築協會頒發的「能源及環境設計先鋒獎」,其中瀋陽的皇城恒隆廣場及市府恒隆廣場、無錫的恒隆廣場、濟南的恒隆廣場及天津的恒隆廣場均獲得金獎認證,而其他新發展項目亦以此為目標。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