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多識廣
摩天大樓的謎思:是馬名?是成就?或是詛咒? 25
  • 友善列印版本

    04/2016

    文:大連項目副總經理張宇翔

     

    英語中「摩天大樓」(skyscraper)一詞,原來最早不是用來形容「大樓」的,而是一七八九年英國葉森打吡大賽冠軍馬匹的名字。之後,此詞在西方多用以形容帆船的三角高帆、高帽子、高個子或體形高大的馬匹,皆是形容「高」的事物。直至一八八四年,美國芝加哥市民廣泛使用此詞語稱呼剛建成、樓高四十二米的「家庭保險大樓」,「摩天大樓」這詞才正式與建築結下不解之緣。工業革命時期,人類科技不斷創新變革。其中,一八五二年艾利夏•奧的斯(Elisha Otis)發明了具備自動安全裝置的升降機,以及鋼結構建築技術的突破性改進,促使摩天大樓「應運而生」。十九世紀後期,隨着美國經濟迎來大躍進,都市的人口、人口密度及土地價格皆以倍速增長。為了更有效利用土地資源,建築物亦由橫向發展變成向高空發展,以爭取更多可用空間。

     

    時至今日,全世界已有超過一半的人口居住在都市,土地空間彌足珍貴,社會對摩天大樓的需求與日俱增。根據世界高層建築與都市人居學會(Council on Tall Buildings and Urban Habitat(CTBUH))統計,全球現有一千零三十六幢超過二百米高的「摩天大樓」。單在二零一五年,就有一百零六幢超過二百米高的建築物落成,為歷史新高。而該協會更估計,今年將會有一百一十至一百三十五幢「摩天大樓」落成。事實上,摩天大樓不僅是都市空間問題的解決方案,它們亦同時見證人類在建築、工程、創意、想像等領域的無限突破並獲得的成就。

     

    雖然摩天大樓的數目和高度「屢創新高」,但安德魯•勞倫斯(Andrew Lawrence)提出的「摩天大樓指數」(Skyscraper Index)卻使一些人憂慮。一九九九年時任投資分析員的安德魯指出,每當有打破高度紀錄的摩天大樓落成之際,往往都是經濟衰退或股市蕭條之時。回看歷史,兩幢破紀錄的摩天大樓,紐約的勝家大樓(Singer Building)和大都會人壽大廈(Metropolitan Life Tower)分別在一九零八年和一九零九年揭幕,與一九零七年的美國金融大恐慌和隨後的經濟衰退相當吻合;克萊斯勒大廈(The Chrysler Building)及帝國大廈(Empire State Building)分別於一九三零及一九三一年落成時正值一九二九年至一九三三年之間的經濟大蕭條;紐約世界貿易中心(World Trade Center)於一九七三年啟用時又適逢石油危機;一九九六年馬來西亞雙子塔(Petronas Twin Towers)竣工又正好在亞洲金融風暴期間;而二零一零年杜拜的哈里發塔(Burj Khalifa)開幕之時就巧遇全球經濟下滑。因此在二零一六年一月、當中國第一高樓──上海中心大廈(Shanghai Tower)宣布落成之際,剛好國內股市暴跌至觸發停市,有人認為這是「摩天大樓詛咒」而不是巧合。

     

    當然,有分析指出經濟增長期間越接近巔峰,市場對空間的需求越大、人們對經濟的態度越樂觀、借貸越寬鬆,都鼓勵進行大型建築工程。此外,高昂的地價亦不得不令建築物「向上」發展,以開拓更多可用空間來彌補土地成本,地標性建築也可以爭取最高的租金。而破高度紀錄的摩天大樓建設周期較長,所以當大樓落成啟用之時,往往過了經濟周期巔峰時刻而正值經濟下滑。不過,二零一五年美國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的一項研究試圖顛覆這個「摩天大樓詛咒」,研究指出摩天大樓的高度與落成不但不能作為量度經濟轉捩點的指標,更不可以準確地預測經濟衰退。但有趣的是,他們發現原來國民生產總值與摩天大樓的高度是「共同成長」呢!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