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多識廣
矛盾的建築物:中銀膠囊塔大樓 138
  • 友善列印版本

    07/2016

    文:大連項目副總經理張宇翔

     

    在日本東京市中心銀座的黃金地段,座落了一棟外觀既充滿未來感但又破舊的矛盾建築物──中銀膠囊塔大樓。這棟日本建築師黑川紀章的作品,除了是日本建築運動史上「代謝派」(Metabolism)的代表作、日本戰後復興的象徵、預製件建築的先驅,同時也是對人們忽視建築物有效管理及維修的一種警示。

     

    黑川紀章出生於一九三四年的日本,童年經歷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他注意到戰前日本大部分都是木造建築,戰火把建築物燒成灰燼,城市化為烏有;相比西方以磚頭及混凝土為主的建築物,就算經歷大戰火後都會留下殘餘存在的證明;而且木建築無法抵擋日本頻繁的天災,重建往往不得不從零開始。

     

    因此,當黑川紀章在現代派建築大師丹下健三的指導下,於一九五九年東京大學完成建築學碩士課程後,就與一群志同道合的建築師和設計師一同提出「新陳代謝主義」── 一場提倡城市和建築物應如生物般能隨着時間和環境需要而演變的前衛日本建築運動。

     

    隨着日本戰後迅速恢復,經濟高速增長,「代謝派」建築師得以將他們的理論付諸實行。一九七二年,黑川紀章完成了「代謝派」的代表作中銀膠囊塔大樓,利用一百四十個大小相同的獨立預製「膠囊」,有序地疊加和穿插於核心筒上,組成兩棟超過十四層高的建築物,每個「膠囊」都可以隨時因應需要進行拆換或增加。作為預製件建築的先驅,「膠囊」在離東京二百五十里的滋賀縣工廠預先造好,然後貨車把每個長四點一八米、寬二點六八米的膠囊運送到現場,並於數月內把整棟建築裝嵌完成。每個膠囊單位盡頭都配有一扇圓窗,進門後一邊是書桌、吊櫃等生活設施,另一邊是洗手間。在當時,大樓以經常公幹的商務人士為銷售對象,單位在推出後一個月內已經全部售罄,而其新潮前衛的外形,也被視為日本未來的代表。

     

    這些年來,黑川紀章用在建設中銀膠囊塔大樓的一些建築理論的確成真:如城市中的流動率不斷提高,都市土地日趨矜貴而居住的空間變得狹窄,及預製件建築的普及等。不過中銀膠囊塔大樓卻不敵時間洗禮,因業主未有有效管理建築物,導致大樓日久失修,相繼出現漏水、混凝土剝落等情況。結果,大樓亦未有按黑川紀章的設想如生物般能隨着時間和環境需要而演變,從蓋好到現在四十多年「膠囊」從來沒有發生過任何一次改動。直到二零零七年,這棟建築更陷入是否要拆除重建的爭議之中,拆遷計劃但卻因時值環球金融危機而暫停。最近,有幾位業主在民宿出租網站Airbnb出租大樓的膠囊單位,這對代謝派建築粉絲確是一大喜訊呢!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