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多識廣
改變行為的設計革命 24
  • 友善列印版本

    12/2016

    文:經理(成本及監控)張宇翔 

     

    蘇格蘭格拉斯哥地區政府部門於2000年將某些地區的街燈更換為藍色,以改善城市形象。沒想到事後發現,該區犯罪率竟然明顯下降;有見及此,日本奈良市政府在2005年亦試辦將街燈轉用藍色,並且獲得相同效果。自此,日本國內的廣島、沖繩、大阪等政府相繼將區內原本的黃色燈泡換成了藍色燈泡。這個現象首先被日本電視節目及海外媒體《紐約時報》披露,有專家指這種特殊藍光照明有安定人心及令人提高警覺的作用,亦有說藍色令人聯想到警車,讓人覺得此區域有被監視之感,因此阻嚇了預謀犯罪的人。當然也有人質疑以上說法全無科學根據,但這也帶出一個有趣的問題:建構的環境真的可以影響我們的認知和行為嗎?

     

    英國哥倫比亞大學研究人員於2009年在美國《科學》雜誌上發表一份有關「顏色影響情緒」的報告。他們挑選了600名研究對象,讓他們在屏幕背景分別為紅色、藍色和自然色的電腦上接受測試。結果顯示,用紅色背景電腦的人在準確性測試方面得分較高(如記憶、校對),而使用藍色背景電腦的人則表現出更出色的想像力和創造力(如砌磚、砌玩具)。研究指出,人們容易把紅色與緊急情況聯繫在一起,因而提高了自身警覺;而藍色則令人聯想到藍天和海洋,給人帶來開放和寧靜感,因此藍色促使人表現出更多的創造力。(當然,不同的文化背景也是考慮因素之一,如紅色在中國代表繁榮和好運。)

     

    位於美國密蘇里州聖路易斯市的超大型公營住宅區Pruitt-Igoe於1955年落成,全區共建有33棟11層高的大廈。但短短20年後,卻因為區內無日無之的罪案、種族衝突等原因被逐步廢棄,到最終全部被爆破拆除。區內各種建築設計的原意是希望加強鄰舍關係。電梯只停特定樓層,目的是鼓勵居民多走兩步與別人互動;特別加闊的走廊也讓孩子有更多活動空間;只是事與願違,幽長的走廊、獨立的樓梯井卻提供了有利的犯罪環境。(註:除此以外,在Pruitt-Igoe建造期間聖路易斯市的工作機會大量轉移至新的市郊住宅區,令當地的人口急跌50%。此外當局否決了原有的設計藍圖,將原本分為高、中、低層的混合大廈劃一建成了11層,而聯邦政府亦缺乏資金整治區內的環境及治安,加速了這一住宅計畫的崩壞。)

     

    基於對城市犯罪率上升的關注,建築師Oscar Newman於1970年代在《Defensible Space》一書中提出了「犯罪預防空間設計」理論,他主張創造領域感及藉由居民創造自然監視空間。這理念被引入後於80年代大受歡迎,對城市的設計更影響至今。

     

    近年亦有研究指出店舖的設計會影響顧客的購買行為。任職全世界最大的家具零售商IKEA超過20年的Johan Stenebo在其著作中提到,店內的佈局和客戶購物的路線都經過精心設計,並不斷復審和修改,也設有大量的折扣產品在路線的盡頭吸引顧客額外購買。2005年美國索倫森公司(Sorensen Associates)在購物手推車安裝RFID標籤,研究超級市場消費者的行進模式,結果顯示顧客如果於超級市場內以逆時針路徑行走,每次購物平均多花兩美元,這發現讓超級市場改變了入口及貨物擺放的位置。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