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多識廣
建築師的夢魘──華特 • 迪士尼音樂廳 36
  • 友善列印版本

    07/2017

    文:高級經理(成本及監控)張宇翔

     

    如果西班牙的畢爾包古根漢美術館(Guggenheim Bilbao)標誌着法蘭克 • 蓋瑞(Frank O. Gehry)成為舉世知名建築師的重要里程牌,那麼華特 • 迪士尼音樂廳(The Walt Disney Concert Hall)可說是其建築師生涯的一大夢魘。

     

    1987年,華特 • 迪士尼的遺孀莉莉安 • 迪士尼鄭捐出5,000萬美元在洛杉磯建造一座以其丈夫命名的音樂廳。蓋瑞的設計以層次豐富、自由流動的外牆造型配合一眾圍繞建築物的開放式花園贏得莉莉安的青睞,一舉打敗一眾著名建築師,包括來自德國的哥特佛伊德 • 波姆、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漢斯 • 豪萊及英國後現代主義建築大師詹姆斯 • 斯特林等,正式在這個已經居住了近半世紀的城市建造其首個大型項目。

     

    然而,項目在1994年全面停頓。原本計劃在1993年落成啟用的音樂廳工程進度嚴重落後,單單在1992年展開的地庫部分,就花費了1.1億美元,超出了原本整個項目的建築預算!另一方面,項目也面對募款困難、施工方不解設計及施工難度、錯誤鑒定陳述預算等一系列問題,使項目停滯不前。而莉莉安捐出的5,000萬美元原先預計可以支付項目一半的開支,但到1994年停工時,就預計只能支付總施工成本的四分之一。

     

    當時,華特 • 迪士尼音樂廳工程超支四倍,蓋瑞正面對丹麥著名建築師約翰 • 伍重(Jøhn Utzon)的困境。伍重因設計雪梨歌劇院(Sydney Opera House)而一舉成名,雖然其設計藍圖原先被認為絕不可行。但項目最後仍在1972年完工,耗資了1.02億澳元,是原本預算的160倍!當時,雪梨政府曾經叫停了建築工程,並扣起了伍重的薪金,他因而在歌劇院完工前憤而辭去建築師一職,並再沒有踏足澳洲國土。遺憾的是,一個能設計出被稱為世界七大新奇蹟的建築師,自此再沒有另一份世界級代表作。(註:保守估計,現時雪梨歌劇院為澳洲帶來每年近10億澳元的經濟效益。)

     

    時間回到1992年,就在迪士尼音樂廳的進展陷入長期膠着的同時,蓋瑞被委託設計位於西班牙的畢爾包古根漢美術館。美術館的設計與華特 • 迪士尼音樂廳相似,它們均有如波浪起伏的外觀及不規則的室內空間。由於不希望音樂廳的悲戲重演,蓋瑞決定在是次的設計中借用法國航天電腦軟件CATIA,自己製作精確的施工圖,不需要施工方猜估設計也可讓建築師緊貼及監察每個工序,避免過程中發生不必要的誤解。最終,美術館不但如期落成,並比預算的1億美元節省了300萬美元。古根漢美術館成功將畢爾包變成了世界級旅遊熱點,名震天下,幫助原以依賴工業為主的畢爾包成功轉型。美術館的成功更令洛杉磯政府再次重啟華特 • 迪士尼音樂廳的工程,迪士尼家族再次慷慨解囊及支持蓋瑞繼續參與工程直至完工。最終耗資2.74億美元的音樂廳在2003年正式對外開放。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