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期焦點
專訪陳啟宗 207
  • 友善列印版本

    04/2018

    董事長陳啟宗先生自1991年起親筆撰寫年報內的《致股東函》(函件),一直開誠布公,將公司的業務發展策略,以及自己對香港、內地和環球經濟的看法,一一收錄在函件內,與讀者分享。為了更深入剖析最新一份函件的內容,並了解陳啟宗更多獨特的想法和見解,《連繫恒隆》安排了一次訪談,邀請他闡釋部分重點。

     

    恒隆的傳承與未來

    「這間公司將來的接任人一定比我們幸運。」

     

    陳啟宗去年首次談及管理層繼任的安排,並於今年3月宣布委任新行政總裁的消息。

     

    他在本年函件中表示「需要委任更多年輕和深諳科技的人士加入董事局」,當問及所指的是不是即將加入恒隆的盧韋柏先生,他回答:「Weber(盧韋柏)雖然只有47歲,但他在P&G(寶潔香港有限公司)、Coca-Cola(可口可樂中國有限公司)、花旗銀行有廿多年的管理經驗,是相當成功的。我認為這(管理經驗)對公司很重要。」

     

    說着,陳啟宗回想起公司在2010年時的營運狀況:「今日的情況與2010年有很大分別,公司內部當時有極大的不確定因素,今日的相當小。」陳啟宗所指的不確定因素,除了管理層變動外,還有公司的業務在八年間發展至內地八個城市,他續說:「公司增加了很多物業,起樓多了,租務又多了,營運不確定性極度高,(20)09、(20)10、(20)11,那兩、三年最不穩定。在Philip(現任行政總裁陳南祿先生)帶領下的過去八年,(我們)做了很多基礎工作。」

     

    隨着恒隆大部分項目的先後落成,公司的營運策略已由「買地起樓」及與租戶聯繫(B2B),轉為重視管理和營運、客戶服務和與顧客聯繫(B2C)的租賃業務,故公司將來的領導人一定要在管理方面表現出色。提到這一點,相信大家都想知道,陳啟宗期望「新拍擋」—— 盧韋柏和陳文博 —— 將會為公司帶來怎樣的改變。

     

    「 他們(盧韋柏和陳文博)比較幸運,最『不幸』的就是Philip,Nelson(袁偉良先生)的年代都是困難。」陳啟宗續說:「盧韋柏、陳文博,他們要做的,就是將這架車(恒隆)做到世界級,可以去F1方程式。」回顧去年4月,陳啟宗亦曾在《連繫恒隆》的訪問中表示,只要把車調校得好,不僅可以省油,更重要是可以減低磨損,並一直行駛暢順,拿取一級方程式賽車大獎。

     

    過度自由的影響

    「 鮮有人有挺身敢言的道德勇氣,去指出大眾普遍認為是對,但事實上明顯是錯的事情。」

     

    陳啟宗認為,這正正是「現代奴隸思想」。他以往曾經提出過,可能引致世界大亂的八個原因(自然災害、氣候變化、流行病、恐怖主義、網絡戰爭、戰爭、經濟崩潰、科技發展帶來的不能預知後果),當被問到「現代奴隸思想」會不會是第九個原因時,他表示:「不是,它是隱藏在八個原因背後的推動力。」

     

    陳啟宗口中的「現代奴隸思想」是由於「過分自由」而起的,他在本年的函件中指出,「任何人膽敢道出忌諱,指出我們已有足夠甚或太多自由,均會受大眾遣責。在這方面,我們似乎沒有自主思考和自主發聲的自由,思想和言論由社會規範。人人必須完全政治正確。」這套思想不僅在中國出現,在西方社會更加「來得更隱晦卻更有力」。他認為「東方社會大部分人即使順應社會風氣而行,又或許被政府潛移默化,心底裏卻明白自己可能是錯的。在西方社會,大部分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是錯的。」

     

    「 我不是反對自由思想,而是反對過度自由思想。」

     

    陳啟宗進一步解釋:「假如團體社會中的人想要越來越自由的生活方式,而體制卻越來越權力分散,人的思維過度自由,就會失去平衡、制衡。」他認為,當自由思潮一旦過度,出現太多自由,就會變得難以管制,成為可能引致世界大亂的八個原因的背後動力。陳啟宗續說:「我不是反對自由思想,而是反對過度自由思想。」

     

    談及「自由思潮」對「資本市場」的影響,陳啟宗認為「太多自由」是令環球市場有機會再次出現動盪的其中一個原因(另一個是「資金過剩」)。

     

    他表示,當過分發展的自由思潮應用到資本市場上,就會變成愈大愈好、愈快愈好、愈多愈好、愈自由愈好,及至沒人能管制的地步,變成「冇枉管」(廣東話俗語)的「怪獸」。

     

    中國與美國的平衡局勢

    「現在世界只有兩個經濟體、兩個國家有綜合實力 ── 美國和中國。」

     

    翻看去年的函件,陳啟宗曾說中國高達2.1米,而美國則是2.3米。一年已過,被問到這個差距有沒有改變時,他說:「距離會愈來愈近。」

     

    當問到會否預計中國有一天高過美國時,陳啟宗表示:「我看不容易。」他續說:「只要不打架就可以。中國強大是對世界好,因為大家(美國和中國)就不想打‧‧‧ ‧‧‧ 這是好事,不是壞事,世界平衡一點。」他指出,世界現在只有美國和中國是有綜合實力的經濟體,而由廿多個國家組成的歐盟總是有很多「裂縫」、「裂痕」,不容易聯合行動。

     

    「我們不怕黑天鵝,甚至可以說:『來也不錯』。」

     

    在今年的函件中,陳啟宗說中國的體制易於出現「黑天鵝」,而政府政策出了亂子更會令他「徹夜難眠」。對此,陳啟宗笑着回應:「這件事又不至於會(使我)徹夜難眠‧‧‧ ‧‧‧ 西方人喜歡說What keeps you up at night? 中文翻譯就是徹夜難眠,要不然該怎樣譯?」

     

    中國的經濟雖然存在不能遇見的情況,但陳啟宗對恒隆的前景仍然很樂觀,並認為投資內地是正確的決定。他說:「台灣有三分之一的經濟體是灰色經濟,在當地做地產難以成功;香港雖然市道良好,但投資者和資金都多;在內地,懂得經營商業房地產的內地公司不多,反而香港公司卻有幾間。考慮全部因素之後,在內地做高檔商業房地產是一個很可以接受的風險。」

     

    至於「黑天鵝」問題,陳啟宗認為只要能妥善管理財務,基本上就沒有問題,他更說:「黑天鵝來可能是好的,說不定是買地的機會。」

     

    陳啟宗於2015年開始,加強中期報告的《致股東函》的內容,好讓股東及投資者能更適時瞭解公司的發展和策略,但這並不表示會削弱年終報告的內容。於2017年年報內的《致股東函》,陳啟宗便就零售銷售的市況、中國的經濟發展,以及環球市況作出深入分析。而今次的訪問內容,只是就着當中幾點與陳啟宗一起更深入探討。讀者可到恒隆網站,詳閱新出版的《致股東函》,以瞭解陳啟宗的個人想法。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