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多識廣
體驗建築 35
  • 友善列印版本

    05/2018

    文: 高級經理成本及監控張宇翔

     

    彼得‧卒姆托(Peter Zumthor)設計的建築關乎體驗。

     

    他表示:「對我而言,建築物常展現美好的沉靜,我將之與沉穩、自證、恆久、存在、完整,以至温暖和感性等特質連繫。這樣的建築物,其存在是作為建築物本體的存在,而不是作為任何事物的再呈現,它是純粹地作為建築物而存在。我嘗試為物料賦予一種超越所有構造法則的神韻,而其觸感、氣味和聲音特質,都只是我們不得不使用的語言元素而已。當我成功就自己設計的建築物所用的物料傳達某種只能透過這單一建築物傳達的特定意義時,神韻就應運而生。」

     

    這位享負盛名的瑞士建築師分別於2009及2013年榮獲普立茲克獎(Pritzker Prize)和英國皇家建築師協會皇家金牌(RIBA Royal Gold Medal)。自1979年起,他在瑞士阿爾卑斯山脈的小村莊哈爾登施泰因的一家由穀倉改建而成的工作室內從事建築設計。縱然蜚聲國際,他仍慎選工程項目,至今參與過不足20個項目,令媒體將他形容為作風神秘的隱世高人。不過,這無阻業界和建築愛好者對其設計「趨之若鶩」。其作品並不在乎所謂「建築風格」,亦不受制於行內潮流,卒姆托自言:「我對建築物的象徵意義或作為概念載體並無多大興趣。」其建築關乎「體驗建築物本身,並非其背後的理論」,而其筆下的項目往往流露更深沉的感性和詩意。

     

    卒姆托於1943年在巴塞爾附近某個信奉天主教的櫃匠大家庭出生,15歲時成為木匠學徒。在這段影響其一生的早年歲月裏,他向父親學習手工造詣,以及「如何一絲不苟且絕不妥協」。他於1963年入讀包浩斯建築派系(Bauhaus)的藝術工藝學院Kunstgewerbeschule,學習「一切有關設計的基礎知識、繪圖和觀察的技術;將色彩、空間和負空間糅合的工藝;練習對形體、線條和平面的掌握」。1966年,他遷居紐約市,在普拉特藝術學院修讀工業設計。他在兩年後返回瑞士,並在格勞賓登州的古蹟保育署從事保育和修復工作。他在木家具製作和工業設計方面的造詣,以及從事古蹟修復工作時對可建性和物料的深入瞭解,均對其個人作品帶來顯而易見的影響─他透過細節、對空間特質的處理和質樸物料的運用,力求創造具感官和實驗性質的建築。

     

    卒姆托曾於文章中描述其姨母的寓所:「偶爾,我幾乎能夠感受到握住某個門把的觸感,那是一塊形如湯匙背面的金屬。那個門把對我而言是一個獨特的符號,象徵着我已進入氛圍和氣味截然不同的世界。我記得腳下的礫石所發出的聲音、打蠟橡木梯散發的柔和光線,還可聽見厚重的大門在我身後關上的巨響‧‧‧ ‧‧‧ 這些記憶是藏在我意識深處的建築體驗。每當我埋首於建築設計時,它們就是我探索建築氛圍和形象的靈感泉源。」

     

    卒姆托的許多作品均位於距離其辦公室一小時車程的範圍內,當中最廣為人知的作品,是工作室附近的瑞士瓦爾斯温泉浴場。它建於山腰,由一系列面朝瑞士阿爾卑斯山脈、形如山洞的浴池組成,布局宛如迷宮,厚重的外牆由精心切割的條紋石板砌成,略帶墨綠色調,宏偉的氣派與周圍的環境相映成趣。各個浴池的位置均別出心裁,展現不同的尺寸和高度,鼓勵遊客探索和體驗,發掘箇中驚喜。正如卒姆托所言,這幢建築體現了對「未知空間的渴望」。這個温泉浴場是酒店建築的附加設施,自1996年開幕以來,每年均吸引逾40,000名遊客到訪,令一度破產的酒店走出低谷。

     

    近年,卒姆托參與更多國際項目,當中最著名的是美國加州洛杉磯縣立藝術博物館(LACMA)的擴建項目。一如卒姆托大部分建築項目,這項工程設計需時。項目於2013年首度曝光,規模達37,000平方米,斥資6億美元,初步訂於2023年竣工。

    分享文章